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【黎嚴】所謂的含蓄

午後的辦公室非常的安靜,只有黎子泓翻閱資料發出細微的聲音,或是敲打鍵盤的聲響而已,這種安靜的感覺讓他有點不太適應,特別是這個空間裡不只他一個人的時候。

  無視於坐在自己對面的人將視線毫不保留的盯著他,梨子泓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專注,專注在這些卷宗上,不要放過任何可能的機會才行。

  一秒

  兩秒

  三秒

  四秒

  很好他受不了了!

  「……阿司,你有什麼事嗎?」

  一直被人盯著看的感覺很奇怪,就算是戀人也一樣,黎子泓無法習慣對方這種看人的方式,堅持幾秒鐘之後,他宣告放棄,嘆了一口氣,忍不住問起對方要做什麼。

  時間稍微往前推一點,嚴司在隨意地敲過一聲門之後,大搖大擺得走進來,跟他打了聲招呼後,就自己拉把椅子坐到他的對面,一句話也不說地看著他辦公。

  「嗯?沒事啊。」

  只見嚴司無辜地眨了眨眼,一臉『你繼續忙,我只是靜靜地看你做事而已』的表情看著黎子泓。

  「沒事?」

  「當然,你怎麼可以懷疑我呢?」嚴司雙手捧心。

  「我相當懷疑,總覺得你做了什麼才會這樣。」挑眉,黎子泓放下手上的資料,好整以暇地坐著看嚴司,等著對方接下來的話。

  他想他的心臟應該沒問題,可以接受任何事情……這完全拜對方所賜,嚴司完全可以獨攬功勞,他決不會有異議。

  「你放心你新買的遊戲好髮無傷,我也沒做什麼事,今天放假而已。」

  「很不像你。」

  「其實我也這麼覺得。」嚴司擺了擺手,「我只是想含蓄一點罷了。」

  「……含蓄?」

  「哦、前一陣子和工作室的學弟們聊天聊到,說什麼人不要太奔放,偶爾也要含蓄一點,另外一半才會怎樣怎樣之類的。」

  你那個根本就是緊迫盯人吧?

  黎子泓無言地看著明明就年紀一大把還玩椅子的人,輕咳了一聲,「你剛的行為應該不是含蓄的表現?」

  「嗯?是這樣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正確的含蓄應該……?」

  聽到嚴司的問題,不禁讓黎子泓的腦海中浮出一句話來,今晚的月色很美*……

  「啊?」

  嚴司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黎子泓,他站起來走到窗邊,指著外面,「大白天的你跟我說今晚的月色很美?!」

  黎子泓扶著額,他竟然把腦海中的話說出來了,聽著嚴司開始不斷地碎碎唸,剛剛的寧靜彷彿只是他的幻想一樣,或許他不應該問對方的,那至少到他下班前會再安靜一段時間。

  「你竟然上班上到出現幻覺,不行、不行!身為一個專業的醫生,我有必要嚴肅得告訴你,你今天必須準時下班回家休息。」

  「阿司,你好吵。」頭疼的瞅著嚴司,他怎麼會覺得對方會知道他說些什麼,瞥了眼剩沒幾頁的文件,「你先回去,我這份看完就好了。」

  只見嚴司繞到黎子泓的背後,雙手環抱著他的肩,並在他耳邊輕聲說,「你的告白我收到了,我在停車場等你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

  語畢,輕咬黎子泓的耳垂一下後,快速地跑到門口,邊開門邊調侃黎子泓,「沒想到我們的黎大檢察官這麼有情調,但這含蓄過頭了啦!」

  門在一陣笑聲後關上,黎子泓狠狠地瞪了一眼門板,如果他不要臉紅,或許殺氣會強一點吧?

  「搞了半天,什麼都知道啊。」

  黎子泓無奈地搖頭,繼續做著收尾的工作,沒有意識到自己臉上的表情是如何地寵溺。



END.

*註解:今晚的月色很美:代表我愛你。日式含蓄法XD夏目漱石在學校當任英文老師時,告訴學生I love you的翻譯應該要翻成今晚的月色很美。





好久不見(自我唾棄中

室友組的小日常XD 兩人間的情趣(X

那來聊聊最近的我吧(沒人想知道#

研究生的日常就……算了!就是腥風血雨而已,每週都有種回到重生點等復活的感覺(並沒有#
是說YURI好好看QAQQQQ你們快結婚啊啊啊啊!



總之感謝鍵閱、感謝收藏!

收藏的捧由們真是讓我感動的無以復加啊!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等待許可的留言

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
ABOUT

千渡糕/淵時

Author:千渡糕/淵時

★喜歡寫寫東西→想像力無限
★偶爾撇撇圖→只是真的很偶爾


★懶癌末期注意
★特技是睡覺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NEW
CATEGORY
SAVE
MY PLURK
MESSAGE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