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【黎嚴】吵架

□ 黎檢少女心注意(?
□ 練習找回感覺中






黎子泓在思考案件的時候,門忽然『碰!』的一聲彈開,緊接著而來的是嚴司的聲音,「小黎,我跟你說……」

「出去。」

「欸?」

「你、出去。」煩躁的當下,話語想也沒想的說出口。

這是第一次黎子泓直接把對方給轟了出辦公室,或許是因為思緒被打斷、又或者是什麼樣的狀況,總之聽到這句話後,嚴司眨了眨眼,什麼話也沒說地轉身離開,離開之前也不忘了把門關上。

「啊……」意識到自己口氣有點激烈,遷怒到他人的黎子泓,有些尷尬地待在辦公室,拿起手機想要寫個短訊給對方,卻不知道應該怎樣起頭,又將手機放回桌上。

大概是因為天氣太悶的緣故吧?

等明天嚴司跑來吵他的時候再說好了,反正不用想也知道,對方明天一定又會鍥而不捨地出現在自己眼前。


再一次刪掉短訊的內容,筆敲著桌面發出細小且規律的聲響,黎子泓細想這幾天有誰碰過嚴司他本人,虞夏虞柊他們一家、鑑識科的人……好像週遭認識的人都有碰到,似乎嚴司只有避著他一個人而已。

他並不想這麼認為,但卻無法不這麼想。

其實從大學時期到現在他們吵過無數次的架,而這次卻是他們第一次冷戰,讓他有些無所適從,因為每一次吵架幾乎都是對方先開口說話,接著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般地閒話家常。

那天的他的確太超過了,「阿司好像原本想說什麼的樣子。」卻在開口的時候被自己趕了出去,說實話換位而想,在當下他也會生氣吧?

想說抱歉卻見不到人的感覺真的很不好。




「司……」黎子泓背靠著方才關上的大門,看著漆黑的室內慢慢地滑坐在地上,回想起對方這段日子以來不見蹤影似乎讓他到達臨界點般,「出現好嗎?阿司。」

從來沒想過,原來最先受不了的竟然是自己,以前總以為沒有嚴司三不五時跑來他的辦公室吵鬧,他會輕鬆一點,卻沒發現到他早已習慣對方的那種調調。

「叫我做什麼?」

突然出現的熟悉聲音嚇了黎子泓一跳,忽然意識到自己還處於黑暗之中,屋子裡還沒有開燈,正打算站起來把燈打開的時候,聽到『啪』的一聲,嚴司拿著手電筒由下往上照著他自己的臉、蹲在眼前。

「阿司……你在做什麼?」

「親愛的,想我嘛?」手電筒的光依舊照著嚴司的下巴,並不妨礙黎子泓看到他那有點欠揍的笑臉,「這時候是不是該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類的啊?」

「阿司,你……」氣消了?想問眼前的人卻……

「累死我了啊。」嚴司有一下沒一下地按著手電筒的開關,使光線一亮一滅地照著自己的下巴。

「最近?」

「嗯、不知道哪個小混蛋跟學長姐說我很閒,結果好幾個跑來找我代班。」嚴司一邊碎念一邊打開客廳的電燈,隨手把手電筒放到桌上,整個人沒坐相的攤在沙發上,「小黎,你地板還要蹲多久?你坐在久也生不出蛋的。」

「你那天之後不見是因為代班?」坐在沙發的另一邊上。

「嗯?那天之後……」嚴司想了一下,「哦,對啊,原本想跟你說要消失一個星期左右去接受慘無人道的代班生涯,不過你好像很忙來不及講就算了。」

原本打算道歉的話嚥了下去,黎子泓看著對方若無其事的樣子,才發現原來這陣子都是自己庸人自擾罷了,些許無奈地笑著。
「我要去查查到底是哪個小渾蛋跟學長姐亂說,我也要讓他嘗嘗慘絕人寰的36小時代班馬拉松,好不容易脫離那段日子又被抓回去當苦力……」


聽著嚴司一個人在那邊不停的抱怨最近怎麼樣的悽慘,黎子泓腦海中竟然冒出這樣真好的想法,伸手握住對方的手腕,用力一拉,讓嚴司歪倒在他的懷裡抱著。

莫約過了五分鐘。

「小黎,你這樣,朕的腰受不起啊。」嚴司不明白對方倒底怎麼了,不是他故意想打破這份美好的感覺,只是繼續維持這個姿勢,腰會扭斷的,身為一個專業的醫生,他是這麼為自己評估。

放開嚴司,看著他伸起懶腰。


「欸、愛卿是不是這麼久沒看見朕,想念了是吧?」戳了戳黎子泓的臉頰。

「閉嘴。」


END.




嗯......黎檢被我寫的有點少女情懷總是詩的感覺
下次改進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
有段時間沒寫,感覺抓不準,就有種排球一直K到人的趕腳WWWWWWWW
這個有時間來補個關於阿司慘無人道的代班生涯(咦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ABOUT

千渡糕/淵時

Author:千渡糕/淵時

★喜歡寫寫東西→想像力無限
★偶爾撇撇圖→只是真的很偶爾


★懶癌末期注意
★特技是睡覺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NEW
CATEGORY
SAVE
MY PLURK
MESSAGE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